本文发表于2022年3月1日《New Politics》。作者Fedor Ustinov, Nao Hong,由KY编译。

文 | Fedor Ustinov, Nao Hong

编译 | KY

目前俄军正在基辅附近展开攻势,并多次试图包围该市。我们(译注:NewPolitics)采访了一名来自乌克兰「社会运动」组织(译注:该组织宣称其旨在团结年轻人、工人和雇员,维护公民权利,保护他们免受有害改革的影响。同时,他们希望建立一个能够代表劳动人民利益的执政党)的左翼分子,他目前在基辅加入了乌克兰领土防卫军(即乌克兰武装预备役)。

问:你好!感谢你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请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答:我叫费多尔·乌斯季宁。我是乌克兰「社会运动」组织的成员。去年我在波兰的一个小镇上做焊工,只能在国外支持我的组织。我和我的同志准备去华沙劝说波兰议会讨论放弃持有的乌克兰外债。就在路上,我听到了战争爆发的消息。所以,从那时起,我决定回到乌克兰。一到基辅,我就参军成了领土防卫军的一员。

问:你如何看待基辅目前的局势?当地的民情如何?基辅民众又是如何看待当下的战争的?

答:很明显,俄军参谋部原先闪电占领基辅的计划已被挫败。目前,入侵者正试图包围基辅,在基辅的北面和西面附近与乌军交了火。另一支从涅任突入的入侵部队也在东边被打退。重型火炮、轰炸机和火箭弹向民用目标(包括基建设施)以及军事设施进行攻击。有时,一些俄军的小分队突破并深入进基辅大约5公里的范围内。但是他们已经悉数被消灭掉了。城里面有些几个月前就以潜入并被激活的「潜伏破坏小组」。许多基辅居民已被疏散,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积极参与城市的防御。大家都非常焦虑,但仍抱守保卫首都的决心。

问:我们听说基辅已经开始向民众分发武器,也有当地居民自发加入了领土防卫军的民兵团。有多少政治积极分子参加了民兵部队,社会主义者和左翼人士在其中是否活跃?在领土防卫军之外,是否有独立的民兵小队?

答:我手中没有完整的资料。不过,我可以说,领土防卫军人手已经超过了计划的配置。我所在的排中大约15%的成员有较明显的政治背景,其中有4个左翼。排里大多数人都由当地居民组成。据我从跟活跃分子聊天的信息中所知,现在基辅的领土防卫军中散布着好几百人的左翼分子,其中约有一百人是战斗人员。我们组织内部的积极分子和友党成员也加入了保卫其他城市、乡镇的防御工作,其中的一些地方已被俄军包围或正遭受毁灭性的炮击。

问:领土防卫军民兵的士气如何?大家反抗侵略者的战斗意愿是否强烈?反莫斯科帝国主义的进步思想是否在民兵部队中广泛存在?

答:大家显然都要求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领土防卫军里有很多退伍军人。大家都期望这场战事最终能收复克里米亚和顿巴斯。据我的观测,我们营里的人大多持民主的政治观,大家基本都认为我们不仅仅是在和邻国军队作战,而且是在反抗俄国专制、帝国主义的政权。人们相信,保卫战最终会为大家带来民主,人人拥有决定自己未来的自决权。占领区民众反抗俄军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这与俄国内部对抗议活动的大规模镇压形成了鲜明对比。

问:克里姆林宫的宣传机器强调了“法西斯主义”因素在乌军和整个政府中所产生的作用和影响。这种看法是否真实?右翼势力在军队的不同分支中到底影响如何?

答:如你所知,右翼政治势力在选举中获得的支持率非常之低。不过,他们在很多作战部队中都有渗透。然而,他们只在「亚速营」、「乌克兰志愿军」(右区)和其他少数不为人知的作战单位中占据多数。例如,他们(右翼势力)在基辅的瓦尔塔市区构成了防御的中坚。

问:你如何评价民众对泽连斯基的支持?你怎么看待对民众分为对乌政府的支持者和反对派以及对侵略的支持者的情况?

答:据我看,自冲突升级开始以来,民众对泽连斯基的支持激增。也许这种高支持率甚至超过了当下大选前的支持程度。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泽连斯基始终关注着民情的走向,做出会为他带来短期政治红利的行动。在很多情况下,很难在这些行动与任何单一的政治路线之间做出协调。然而,现在他的表现非常负责任,对目前的情况了解得也很清楚。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在此刻已经成为乌克兰民众政治立场的公共代言人。目前,他的政治支持率比2019年总统选举期间还要高。另外,如果我们要谈论民情意见,根据昨天的民意调查,大约80%的乌克兰人已准备好用手中的武器来保家卫国。在数据面前,我已经没有可以再补充的了。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