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日,韩国国家情报院(국가정보원,国情院)率队突击搜查韩国最大的总工会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전국민주노동조합총연맹,民主劳总)的办公室。国情院表示,此次搜查是因为民主劳总的几名工作人员被控违反《国家保安法》(국가보안법)。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为了搜查总占地面积3.3平方米的一张桌子,韩国国情院出动了一千名警察和消防员,甚至在民主劳总办公室外搭起了云梯车和气垫。

1月18日,韩国国情院出动消防员与警察包围民主劳总办公室,Photo by KCTU

1月19日,韩国国情院又突然搜查了隶属于民主劳总的其他几个工会办公室和工会工作人员的住所。同日,警察搜查了同样隶属于另外一家总工会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한국노동조합총연맹,劳总)的建筑工人工会的8个不同办公室。警察宣称,这次搜查是因为建筑公司指控工会「强迫」公司雇佣工会成员。

连续两天的行动看上去没有任何关系,但许多的分析家都已经指出,这是在尹锡悦政府强力镇压工会运动的背景下进行的。自2022年3月就任以来,在争议中上台的尹锡悦多次宣布,本届韩国政府的主要劳工政策就是「劳工改革」,而他端出的「改革」就是废除严重工伤事故处理法,延长法定最高工时。

2022年年底,民主劳总旗下的货运卡车司机团结联盟发起了多次罢工,以抗议政府决定终止司机的法定最低承包价格。面对来势汹汹的罢工,韩国政府最终发出「复工令」,强行终止了罢工行动。《亚洲劳工评论》(Asia Labour Review)的主编评论道,「政府从对罢工的货运卡车司机的攻击中了解到,对工会采取高压手段是提高政府在韩国保守派中的支持度的最有效方法。」因此,政府甚至找上了向来温和的韩国劳总的麻烦。

2022年11月24日,加入罢工的卡车司机在集会上喊口号,Photo by Reuters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工会运动不断受到挑战的情况下,国情院以《国家保安法》为依据来搜查工会组织仍然是韩国民主化以来前所未有的行动。在民主劳总的律师尚未到场前,许多韩国保守派媒体已经大肆报导了整个搜查行动,警方甚至在搜查时用扩音器大肆宣称「正在对违反国家安全法的民主劳总进行搜查」。因此,尽管国情院所宣称的罪名与民主劳总本身毫无关系,韩国社会中仍然弥漫着「民主劳总是朝鲜间谍」的流言。在民主劳总的推特下,许多韩国人纷纷留言「为什么要做间谍?」。

国情院的前身是军事独裁时期成立的中央情报部(대한민국 중앙정보연구위원회)和国家安全企划部(대한민국 국가안전기획부),在独裁期间多次执行镇压民主运动的任务。即使在民主化后,国家情报院的行为仍然多次引发争议。例如2012年韩国大选前,国情院在选举中公然违反行政中立的原则,要求职员多次发表批评反对党候选人文在寅的言论。因此,文在寅政府任内,曾经积极推动国情院的改革事项。根据新修订的《国家情报院法》,国家安全案件的调查权将移交给警察,而国情院则只负责对外情报的搜集。《韩民族日报》(한겨레신문)在社论中指出,这次搜查是一种武力展示,旨在将国家安全调查权继续掌握在国情院手中。

此外,《国家保安法》自订立起也争议不断,批评者认为该法定义模糊不清、过分限制言论自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曾多次在普遍定期审议中呼吁韩国废除《国家保安法》。2022年9月15日,韩国宪法法院正式开始审理该法是否违反韩国宪法的案件。在这个时刻「侦办」一件重大案件,无异于有助于支持者塑造维持该法的合理性。

【新闻词典】普遍定期审议?

普遍定期审议是大会在2006年设立的制度,由人权理事会的一个政府间工作组负责实施。普遍定期审议的目的是审查所有193个联合国会员国履行下列人权承诺和义务的情况:a)《联合国宪章》;b)《世界人权宣言》;c)国家加入的人权文书(有关国家批准的人权条约);d)国家作出的自愿保证和承诺(例如,实施的国家人权政策和/或方案);以及,e)适用的国际人道主义法。普遍定期审议制度是一个由国家驱动的同行审查机制,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在相同的条件下接受审查。

审查的依据是以下文件:

国家提供的信息,通常采取 "国家报告 "的形式

特别程序、人权条约机构和其他联合国实体的报告中所载信息("联合国信息汇编",由人权高专办编写)

来自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等其他利益攸关方的信息(人权高专办编写的 "利益相关者信息概要")

审议是在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会议期间,受审议国家与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之间的互动讨论,时长三小时三十分钟。讨论期间,任何联合国成员国都可向受审议国家提问、发表评论及/或建议。三国小组充当报告员,把对受审议国家提出的议题或问题归类。受审议国家有机会对这些建议提出初步意见,选择支持或注意这些建议。最后的报告将在人权理事会全体会议上通过。

每轮审议周期为四年半,在此期间所有联合国会员国的人权记录都要接受审议。人权理事会每年举行三次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会议。

正如我们在《D.P:逃兵追缉令》的影评中提到的,来自朝鲜的战争威胁,使得「安保」一直被认为是韩国的首要价值。这一状态被韩国学者白乐晴称之为「分断体制」。这一体制不仅指朝韩之间因为军事冲突而互视对方为仇敌的分裂状态,更是指涉韩国在这一状态下所形成的特殊社会结构。自1947年美国驻军枪决数百名参与铁路大罢工的南朝鲜(彼时韩国还未建国)工人开始,直至金大中上台以前,历届军事或独裁政府都借口「防止北方渗透危险」的借口镇压民主和社会运动。

这为韩国社会留下了一个沉重的历史遗产,即反共反北的主导文化。反共反北所指的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意识形态,而主要是以敌视的态度对付不同意见者的做法。在这种意识形态的影响下,统治者将应由自己负责的错误都统统归咎于北朝鲜,以此方式来回避责任,甚至主动煽动仇恨以攫取政治利益。这无疑是对突袭民主劳总最好的解释。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